一品堂经典论坛

新京报评北大专硕住宿 古代大学需要清楚办学任

发布时间:2019-01-21

  原标题:北大研究生住宿紧张:与其“学校办社会”,不如改变寄宿制| 新京报快评

  但由学校提供学生宿舍,恳求学生同一住学生宿舍,也存在诸多问题。这包括:有的学生对学校宿舍的住宿前提不满,舍友关联缓和;学校正学生宿舍实施统一的作息管理,但大学生、研究生的作息法令并不一致,有的学生要在试验室里加班做实验,统一的治理也让大学生不满;有的学生诚然有学校宿舍,还到校外租房,还有学生则把学校宿舍转租给其余社会职员。

  而随着社会发展,很多人应转变“由高校保障学生住宿”的思路,研究生以及本科生都可在社会上租房,以此进一步明白学校的办学任务。

  高校推行后勤社会化改革,尤其是学生在校外租房,在我国社会是存在争议的。一方面,学生假如到校外租房,费用断定比住学校宿舍用度高,很多家庭难以支付高昂的租房费用。另一方面,学生在校外租房,难以接收群体教育,会引发其余问题。对此,社会上始终存在反对社会化的阻力,这能够理解。

义务编辑:霍宇昂

  详细到北大专硕住宿问题,应当从改革角度感性剖析,情感化地责备这增加寒门子弟求学累赘以及鄙弃某一局部学生,都只会给学校施加非教养的压力。本质上,建立古代大学,就是需要清楚大学的办学责任,对于不应该由大学承担的责任,该剥离的迟早要剥离。

  对于本科生,有的大学会给所有本科生提供四年住宿服务,让本科生接受寄宿教育——寄宿教育对本科生适应大学生活,融入大学文化,传承大学精神有重要作用,通过大学教学与学生的奇特生涯,让大学生得到熏陶。有的大学则只给低年级本科生提供住宿服务,到了高年级阶段,需要到校外租房,且住学校宿舍的费用并不低。

  我国的具体国情不同,当然不能照搬国外的方式,但其思路可以借鉴。跟着高等教育的改革深刻,再由学校办社会,是行不通的。对于本科生,我国可以连续采取寄宿制模式,由学校提供宿舍,但需要改进住宿条件,按照市场模式由学生决定不同条件的宿舍,提高学生对宿舍的满意度,也减少群体宿舍同窗间摩擦。

▲社会学系18级专硕群中的告知。图片来源:微博文章《为了留在北大,我可能要花二十万》

  近日,一篇《为了留在北大,我可能要花二十万》的文章引起普遍关注。文中称,7月26日上午,学校召开各院系会议说明因宿舍资源弛缓,至少有45%的专硕新生将无奈入住万柳公寓,学生自行解决住宿问题;可能领有宿舍的55%的“幸运儿”将由抽签决议。对此,北京大学公寓服务中心回应称,拟通过调解圆明园校区深造老师、访问学者原定住宿安排,帮助其余同学解决住宿问题。

  □熊丙奇(学者)

  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,我国就推行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。1985年颁布的《中共核心对于教诲系统改革的决定》提出,高校后勤改革的方向是实行社会化。1998年发布的《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举措盘算》中也清楚指出“加速学校后勤工作社会化改革,精简分流富余人员。”“争取3-5年内大部分地区实现高校后勤社会化。”但我国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并不顺利。

  对于研究生,斟酌到其详细的学习、生活特点,可不再由学校提供住宿,而由学生本人到校外租房。结合城市的实际情况,可由政府提供人才公租房、廉租房,由研究生被迫取舍,这就既解决了学校的办社会负担,也避免研究生租房成本增添。

  更直接的抵牾是,近年来,我国高校履行本科生弹性学制(学分制)改革、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造,由学校提供住宿的方法,就和改革不匹配,对延期毕业的学生,学校要不要提供宿舍?如果提供,学校哪有那么多宿舍提供?考虑到宿舍问题,有的学校也就不想在延期问题上给自己添麻烦。

  对北大专硕住宿问题,应从改革角度理性分析,而不应止于所谓“增加学生求学包袱”的情感召斥责。

  文 | 熊丙奇

  对北大专硕新生起初可能无奈入住学校宿舍的问题,有舆论将质疑引向了专硕与学硕、研究生与本科生的地位之分。不得不说,这类质疑在观点深处沿袭的,仍是“学校办社会”的思维。

  在发达国家,大学广泛不给研究生供给住宿,而是由研讨生到校外租房,学校只给学生提供相应的教学服务。因为研究生从教养特点和年事特色看,基本不须要寄宿制教导,学校提供住宿服务只是提供住宿罢了,就是房东跟租客的关系。

  当前我国大部分高校的学生住宿还是由学校供应,普遍实行寄宿制。而这种寄宿制管理方式,已明显不适应高校的改革跟发展。